雲林縣地層下陷防治志工服務隊

水資源保護之我思我見

出處:台灣省諮議會 水資源開發利用之研究

一、 前言
  水資源是大自然的「無盡藏」,照理應該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只是從工業革命以來,水資源歷經浩劫,無法恢復盎然的生機,只有靠人為的復育,因此﹁綠色革命﹂成風。水資源的污染,究其因,當然是廠商的私心貪婪、投機取巧,欠缺公德心所致,但水源為全民飲水、用水所必須,日常生活壓根底離不開水,因此「有水當思無水之苦」,涓滴涓涘都是得來不易,護水是為了尊重自然生態、為了讓綠水常流、為了提高生活舒適指標,除了未開發國家的第三世界,犧牲環保來拚經濟外,其他先進國家,莫不加強保護水源,列為施政重點。
   水源保護,人人有責,沒人可以置身事外,人民與政府立場一致,都是水源、水質的守護者,水源保護,在以前是個陌生概念,一條蘇州河、一條秦淮河,洗衣、浣紗、掏米、戲水、倒夜壺,一股腦兒全用上,搞到後來惡臭陣陣,沒有槳聲燈影的浪漫,隨著文明進展、人類的反思,而今水源的保護,已納入區域發展計劃最優先的一環。
   一個富而好禮的社會,環保是最基本的要求,在經濟起飛的同時,我們不應以環保做墊背,漠視環保的結果,大自然絕對有反噬的威力,也讓台灣這塊人間樂土,近幾十年的居住品質直直滑落,山禿了,水濁了,德國的雜誌更挑明以「住在豬舍中」來形容之。保護水源,刻不容緩,我們已浪費了搶救的黃金時間,再不控制住污染,到時真要回天乏術。終歸一句,治水不是亂無章法的拼湊,而是要有步驟,應該先從河川上游著手,先保護植被、涵養水源,才能提高水質。
   但水源保護區不是大片大片的劃定,就置諸不理、置之不管的顢頇,而是該和農地使用一樣,採分級的作法,區分不同的開發限制,這才是有效的科學管理,也才能避免齊頭式平等的譏評。政府應積極協助改善保護區內農家的營生,讓他們順利推動產業轉型,走出經濟困境,才不致癡守家園,面對大片禁建的荒土,而坐困愁城。
   一切的興革損益都涉及預算編列的難題,沒錢當然沒法子,因此政府應該合理的調漲水費,反映成本,且對高用量,開徵高匯率,和用電一樣,採累進累增的計算方式,才具公平性。低水費的政策,幾十年來只證明助長了浪費水資源的歪風,若能將水費收入用於補助水源保護區內的居民,豈不兩全其美?且為了要落實水源保護的良法美意,對於河川上游的涵養水源、植樹造林等工程,也該亦步亦趨的動手做,這些必要的開銷都可從調整的水費中支付,如此取之於民、用之於民,才是真正的供需機制。且為了便民利民,對於水源保護區內無污染性的農地用途,應當給予禁令的鬆綁,開發或禁建?要因地制宜,從權的裁量,交由各地方政府進行個案審議,而非由中央獨斷,一味硬梆梆的禁止。

二、 建議
 前文提到,但水源保護區的劃定,應切乎實際,而不是像劃定「土牛、紅線」(清代的蕃界)一樣,就放手任其自生自滅;保護區內的大片土地,也應仿效農地的分級,明訂不同的開發限制,進行科學管理,才能達到保護兼護農的雙重效果。
   水源水質保護區的管理,應研議採行分等,範圍劃分為一級保護區、二級保護區和准保護區三大類,而不是一體適用不合時宜的法令限制。
   所謂的一級水源保護區,是以該河川水位線向外延伸一百公尺以內的水域和陸域,以及飲用水引水渠兩側向外各延伸十公尺的地域。(河川接壤地、河床地的禁建,是為了怕佔用河床腹地,雨季時導致水患;而引水渠道周圍的禁建,則為了確保水質潔淨。)
   二級水源保護區,是除一級保護區以外,由河川水位線向外延伸一百至五百公尺的地域。准保護區,則是在水源保護區內,除一、二級保護區以外的區域。在立法上,可針對不同等級,頒訂不同的水質標準。

先敘及禁令部分。在水源保護區內應明令禁止下列行為:
(一) 新建、改建、擴建任何建物,或向水體排放污染物的人為設施,嚴禁興建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事項。(一級保護區適用,二級和准保護區應適度放寬建物申請許可。)
(二) 禁止設置油庫、彈藥庫、化學原料庫,或堆疊相關物料、向水體排放 污水。(保護區皆適用)   
(三) 禁止堆置和存放工業廢料、生活垃圾、禽畜排泄物及其他廢棄物。(保 護區皆適用)
(四) 未採取防溢、防漏、防爆等安全措施前,禁止運送油類及其他有害物 
(五) 禁止設置旅遊景點、娛樂設施、或提供觀光遊賞服務。(一級保護區 適用,二級和准保護區應適度放寬遊憩禁令,推動無煙囪的觀光業。)
(六) 禁止設置禽畜養殖場,及在水域內進行網箱養魚、捕撈等漁業活動。 (一級保護區適用,二級和准保護區在環評無虞的前提下,適度開放。)
(七) 禁止毒魚、炸魚、電魚及在非指定的水域游泳、釣魚等污染水質的行 為。(保護區皆適用)   
(八) 禁止向河道排放未經消毒處理的屠宰、飼養禽畜等含病原體的污水和 醫療污水、廢棄物。(保護區皆適用)
(九) 禁止傾倒、掩埋含有毒、有害、放射性物質的廢料。(保護區皆適用) 禁止化工、製藥、造紙、皮革、電鍍、印刷、煉油、水泥、陶瓷、塑膠、電子、電纜等對水質有嚴重污染的建設案,進行設廠、開發。(保護區皆適用) 使用高殘留農藥。(保護區皆適用)破壞護岸林、水源保護植被和水源涵養林的活動。(保護區皆適用)   
至於飲用水、引水渠所在區域的地方政府,其所應肩負的職責有:
(一) 加強水源保護區內的水源保護、管理工作,依照環保署頒訂的執行方 案,保護水源,發展經濟,確保水源水質不受污染,早日促成「水污染防治法」目標的體現。
(二) 建立責任制度,忌官官相護,遇事推諉的陋習,地方政府應時時督促、 檢討地方環保局、農林課、水利單位的執行成效。
(三) 做好緊密的橫向聯繫和縱向聯繫,進行持續性的宣導工作,向下紮根, 普及環保教育,透過報章平面媒體、電視廣告,向民眾宣導水源保護的相關法令法規。
(四) 主動出擊,查緝不法,並建立檢舉信箱、電話,懸賞高額獎金,同仇 敵愾的聲討環保流氓,揪出污染水源的全民公敵。
(五) 地方政府須定期檢討水源應變措施的妥適性,並統籌負責區域內突發 性水污染的事故排除和主導進行調查處理。
(六) 將環保政策列入施政重點,確實督導水源保護工作,嚴劾保護區內的 取水申請,避免竭澤而魚的過濫,並針對工業區的開發,草擬環境影響評估報告中的水資源利用, 反映在地觀點、民意看法。
(七) 派遣副市長、副縣長層級參加水源保護區的保護規劃和「水污染防治」 單向法規的制訂,對罰則應採連續舉發的重罰處理。
(八) 按照民生用水優先,農、工次之的原則,擬定水量分配的調度方案, 並依各地的供水成本,調整合理水價,不必然要全國均一水價,像水庫多的台南縣,水費反倒要打折才是。
(九) 縣市政府,應會同環保局,對水源、水質,進行年度評價,且將測得 的數據、污染程度,公告周知,匯集民意反映、建言,以做為下年度的施政參考。
  除了環保局的檢測機制外,地方政府應延聘專業客觀的學術研究單 位,對水文、水質進行不定期抽測,以驗證環保作業的具體成效,並定期提供環保局水文、水質最新資料。
  
環保局長應由專業出任,切忌人情酬庸,且應預先籌策年度計劃,時時檢視執行進度。 地方
環保局的水源管理職責,概分如下:
(一) 延聘專家、學者,供諮詢、備詢,且延攬專業水利團體、研究機構, 以為佐助,並招募青年志工,進行在地水源總體檢、水質普查,研擬因地制宜的水源保護區保護規劃,採行水污染防治的有效對策,深入探討保護區的合理範圍,並統計污染物排放的消長,進行總量控制。
(二) 各地環保局定期製作通訊,或上網公佈資料,維持和民眾的直接互動。 並協調經費來源,務必在水源區合理佈設水質監測點,定期監測水質;設置水體水質監測網路,彙整監測資料,做為改善參考,並定期向上級環保署及民眾報告水源、水質的改善情況,每年發佈水源白皮書,以安民心,兼檢視績效。
(三) 實地踏勘保護區內的土地使用現況,檢討現行法令的窩藏死角,及潛 藏的水源破壞因子。亦應對保護區內的建物申請嚴加把關,及審核土地開發案的環境影響報告書(表),不論都市計畫或水源開發,一切需以保護自然生態為前提。
(四) 負責水源保護工作的督責成效,當水質污染時,適時發佈警訊,平日 須時刻提醒民眾珍惜水資源。調查、處理水污染衍生的糾紛和事故。
(五) 對違反環保法規的廠商,除按照管理權、舉發權進行處罰,並於報章 公佈名單,嚴予譴責,以儆效尤。
(六) 加強對保護區內的農戶進行水源防治的法規教育,並對進入水源保護 區的遊客、訪客,進行必要的簡報,解說保護水源水質的法律規章。
(七) 在水源保護區內一律禁設排污口,加緊鋪設污水下水道。
(八) 對於任何投機取巧的行徑,污染水體水質的行為,如排放廢水、傾倒 廢棄物,即予制止和處罰。公德心不能只訴諸於勸告,須以罰鍰的作為,才能有效懸禁。